首页>> 论文 >> 英语论文

浅谈新视角下的托马斯.哈代

2018-02-15| 来源:互联网| 查看:304

摘要:托马斯哈代研究在中海外国文学界绝非是一个新鲜的话题,早在哈代生前的20世纪20年月,有关哈代作品的译介和研究就已进入国人视野。 具体内容请看下文 新视角下的托马斯.哈代

托马斯·哈代研究在中海外国文学界绝非是一个新鲜的话题,早在哈代生前的20世纪20年月,有关哈代作品的译介和研究就已进入国人视野。  具体内容请看下文视角下的托马斯.哈代

1937年李田意出书了海内第一部哈代研究专着《哈代评传》。自上世纪80年月以来,哈代研究更是发达成长,成就斐然。时至今天,海内已有十多部哈代研究着作问世,论文更是数不胜数。在新的品评情况下,为了取得对像哈代这样的经典作家作品研究的新打破,学者们各辟门路,或罗致新的文学品评理论常识,寻找新的视角,拓展哈代研究的视野;或锁定一个主题深入挖掘,举办专题研究,大大提高了哈代研究的专业化水平。去年出书的两部有关哈代的研究着作,别离在上述两个方面孝敬了本身的代价。这两部着作,一部是吴笛传授的《哈代新论》,另一部是高万隆传授的《婚恋·女权·小说:哈代与劳伦斯的小说主题研究》。两位学者均是海内资深的哈代研究专家,他们的新作代表了当前海内哈代研究的最新程度。

作为海内资深的哈代作品的翻译者和研究者,吴笛传授对哈代的乐趣可谓浓烈而执着,除了翻译出书了《苔丝》(1991年)、《梦幻时刻——哈代抒情诗选》(与飞白合译,1992年)外,还出书了两部哈代研究专着《哈代研究》(1994年)和《哈代新论》(2009年)。作者将他的新作定名为《哈代新论》,清楚地表白了该书与早期学术专着《哈代研究》的承继和区别。在《哈代研究》中,作者主要运用传统的文学品评手段,对哈代作品的主题思想和艺术特色举办评析。时隔15年后出书的《哈代新论》则团结了生态品评、性别品评、法令品评等一些现代品评能力,并运用较量文学理论中的跨文化研究、影响研究等要领,对哈代的思想和创作举办了更新更深的摸索。吴笛的这两部专着都是对身兼诗人、小说家双重身份的哈代的综合研究,但《哈代新论》无疑是对《哈代研究》的增补和深化,大大拓展了原有的哈代研究视域。在笔者看来,“新论”之“新”主要表此刻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作者对哈代笔下具有人性特征的奇特自然——“埃格敦荒漠”作了很是有意义的生态学的摸索。作者敏锐地选取了在哈代诗歌及小说创作中占据突出职位的“埃格敦荒漠”为考查工具,从生态品评的视角对其做了全新的解读。作者认为,哈代笔下的荒漠不只仅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物勾当的场景,更具有其自身的独立意蕴。它既具有未被人类文明所蹂躏的奇特的原始性,又具有一些光鲜的人性特征。在小说《回籍》中,荒漠自己就是一个主导小说情节成长的极为重要的“人物形象”,它还具有出格的神性,哄骗着书中主人公的运气,成为浮现哈代灰心主义思想的“内涵意志力”的象征。小说中男女主人公对荒漠的回归和逃避不只组成了小说情节布局的基本,还形成了人与自然干系的一种“隐喻”。作者还将哈代作品中的“埃格敦荒漠”与传统现实主义作品中人物勾当于个中的典范情况作了有意义的比拟,指出哈代的“埃格敦荒漠”所强调的不是人物保留勾当意义上的情况,而是人与自然的一种相互依存的干系,这就使哈代笔下的情况形貌具有了生态学的意义。

第二,作者从法令的视角对《苔丝》中影响主人公运气的几个重要环节举办了深入的探讨,将法令与文学较量研究的新气象引入了海内哈代研究规模。从事法令与文学较量研究的美国粹者波斯纳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法令作为文学的主题无所不在。西方文化从一开始就渗透着法令的技能和意象。文学作品的作者一直留意着法令”(转引自吴笛75)。哈代正是一位对法令问题以及相关的司法制度颇为存眷的作家,他的出名小说《苔丝》就有不少情节直接涉及法令,包罗刑法、婚姻法以及工业法的相关部门,正是这些与法令密切相关的情节一步步地将苔丝引致绝路。《哈代新论》抓住直接造成苔丝悲剧运气的三个重要情节展开了法令层面的探析,这三处情节别离是苔丝的受辱、亚雷克的被杀及最后苔丝被判正法刑。苔丝受辱的情节在小说中描画得相当昏黄暗昧,以至于苔丝毕竟是被诱奸照旧****这一问题成为评论界众说纷纭的一个悬案。作者对小说这三处情节所涉及的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相关法令条文作了考据式追溯,并团结文本细读,对苔丝所蒙受的性侵害的性质,做出了清晰的法令定性:苔丝所蒙受的不是诱奸,而是明大白白的****,苔丝是完全无辜的受害者。厥后苔丝怀着强烈的复仇之心杀死了亚雷克,切合情理却难逃法网。按照作者的考据,固然亚雷克****苔丝,苔丝杀死亚雷克在其时都是得罪英王法令的行为,但法令却只处罚了纯洁善良的弱女子苔丝,这充实说明其时的法令维护的是富人的好处。在作者看来,小说中浮现的感情与法理的斗嘴,正是作为文学家的哈代对其时法令制度的深刻揭破与批驳。本书从法令视角对《苔丝》的从头解读无疑大大加深了我们对作品人物的领略,深刻体悟到哈代何故称失贞的苔丝为“一个纯洁的姑娘”,何故在小说扉页留下这样的痛彻心扉的题词:“可怜的受伤的名字!我的胸膛/将是一张供你养息的眠床。(莎士比亚)”作者针对《苔丝》所作的文学与法令的跨学科研究无疑是乐成的,它为从法令视角解读哈代的其他小说提供了很好的典型。

本文转载自网络,如对您的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