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文 >> 人文社科

中国现代史学与史剧的意义论文

2018-08-04| 来源:互联网| 查看:238

摘要:1944年11月21日毛泽东在致郭沫若的信中说:你的史论、史剧有大益于中国人民, 只嫌其少,不嫌其多,精力决不会白搭的,但愿继承尽力。下面是编辑老师为各人筹备的 中国现代史学

1944年11月21日毛泽东在致郭沫若的信中说:“你的史论、史剧有大益于中国人民, 只嫌其少,不嫌其多,精力决不会白搭的,但愿继承尽力。” 下面是编辑老师为各人筹备的中国现代史学与史剧的意义

此时郭沫若的汗青 研究已经奠基了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基本,他的汗青剧创作也已到达岑岭。

毛泽东赞扬郭沫若的,正是郭沫若治史与作剧在“以人民为本位”的态度上的意识形 态意义。郭沫若同时从事汗青研究与汗青剧创作,他批注“我是很喜欢把汗青人物作为题材而从事创作的,可能写成脚本,可能写成小说”,也批注过本身的史学与史剧观, 他说他的史学研究“主要是凭本身的好恶”,而“好恶的尺度”“一句话归宗:人民本 位”。合乎人民本位的应该阐扬,反乎人民本位的便要扫荡”。就戏剧创作,“我们要制造真善美的对象,也就是要制造人民本位的对象。这 是文艺创作的本日的原则。”

郭沫若从不忌讳本身研究与创作的意识形态属性。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郭沫若避难日本10年,正式开始史学研究,用马克思的汗青唯物主义见识筹划中国汗青,将中国汗青 叙事纳入原始社会、仆从社会、封建社会、成本主义社会的社会成长模式中。这样做一 则可以证明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汗青的“适应度”,二则可以证明现实中中国革命的 公道性。因为假如中国的汗青确实切合马克思主义的汗青成长模式,从原始社会到仆从 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成本主义社会,那么,中国的现实与将来也会凭据马克思主义的革 命模式成长,即通过无产阶层革命成立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史学研究可以用中国的“ 汗青成长”证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普遍性,马克思主义理论又可以证明中国的“现实革 命”的公道性。这样,史学就具有了重要的意识形态意义。

本文转载自网络,如对您的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